安卓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漫写短文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园艺师老唐_感人故事_漫写短文网

时间: 阅读:0
作者:伤感文章

老唐并不是我的同学,他只是我的校友,但每次离开的时候,他都说:“老同学,我回去啦。”

可以说,那是很久很久以前,我在农校学习,学的是园艺专业,当初我们以为园艺专业应该是学习种植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,可是一直到学习结束,连个花字都没提一次,我们曾经问果栽老师,为什么园艺不是学花卉,果栽老师说把果树种好就是园艺,种不好就不是园艺,种果也要讲究艺术,当时我们并不理解这句话,现在好像理解了一些。

那时候巴岗县在农校学习园艺的一共三个人,我和黄强是同班,老唐是职工班的,所谓职工班,就是带工资去读书,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啊,我们都很羡慕。

作为老乡,我们常常聚在一起,据老唐说,他们的课程有花卉种植管理技术,我们好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,同一个学校,同一个专业,课程却不同。

毕业以后,我和黄强进的是乡级水果站,而老唐回他的原单位县农业局。

老唐很喜欢吹牛,我正好相反,最不喜欢吹牛,所以我不太喜欢老唐,但因为是校友,他吹牛时我也要附和着:“是,是”之类的话。

其实也不是我不喜欢老唐而已,黄强也很讨厌老唐,每次我们碰面聊到老唐,黄强都说,最讨厌老眯吹牛,牛逼不带拉链,他把牛都吹上天了。

黄强为什么管老唐叫老眯呢?因为老唐一只眼特别小,据说是用猫眼换上去的,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,但那只眼的确很小,眼珠应该只有黄豆粒那么大而已吧,站在两米开外看,他那只眼是眯着的,所以旁人都叫他老眯,他肯定不喜欢人们这样叫他,他最喜欢称自己为园艺师,介绍自己给旁人时,在末尾总不忘加三个字:农艺师。

应该在我任百桃乡水果技术员半年后,那时候我们水果站直接受县扶贫办领导,技术服务工作大部分都是自己安排,乡里很少过问,我们没有星期六星期天概念,几乎天天跑农户果园,一个星期六早上,老唐没打招呼就到乡里找我,说没事干,想和我一起下队指导农户,那天我正好也想去帮一户果农修剪橙树。当时我有一辆单车,我们就骑单车去。老唐说他妈的,学种花种果回来,天天让我去指导群众播种插秧,手痒死啦。

我说那今天就给你做个够吧,不要埋怨手起泡哦。

我们到农户家以后,农户说有事不能带我们去修剪,如果我们想剪,就自己去。

我想,既然来了,农户有事,我们就自己帮他剪吧,老唐很同意我的意见,看他那样子早就摩拳擦掌,很想一展身手啦。

依据冬剪原则,我们只需把病枝、枯枝、过密枝剪掉就行,其他的待来年看情况才处理,但剪几株后,我发现情况不对,我说,老唐,你这样剪,明年就没有果啦。老唐马上说:“呀,老师教的你都忘记完了?树冠要馒头型,该回缩的要回缩,不要心疼。”

我说培养馒头型树冠靠平时打顶、拉枝,现在是冬季了,今年不再发枝,就算发枝,枝条也不老熟,花芽分化不了,开不了花,结不出果,我们把这些老熟的枝条剪掉,等于把母亲杀了,孩子从哪里来?树形不合理,看明年挂果、收果情况,该放的放,该回缩的回缩。这个工作靠平时一点一滴地做,不是靠我们一两次修剪就达到目的的。

“难怪这些树长得乱七八糟,你修剪都不懂。”老唐批评我。

我想告诉他,全乡几万亩果树,我只能指导,不可能一株一株去做,时时去做,几乎所有的农户思想都还跟不上,他们依旧是刀耕火种的观念,认为什么东西种下去都不用管,自己会结果出来,我做示范的时候他们是看的,但我转身以后他们什么也不做,甚至有的说很忙,让我自己到果园去做一株留给他们,有时间他们就做,就像今天这户一样,那我该怎么办呢?我做得来吗?

但我没有说,我知道他不在一线工作,不了解情况,说也没用,我只是跟他强调这个季节不能回缩,否则再好的树形也结不出一个果,果树果树,是拿来结果,不是拿来看的。

老唐说,那你做你的,我做我的。

老唐执意要这么做,我想,这样会毁了明年的产量,也会毁了我的名誉,我不能由他任性。我找了个借口说,突然想起来,乡长叫我今天务必到扶贫办递交一份报告,最后一趟车一小时后经过乡府,我必须马上回去。

我不等老唐说什么,径直走出果园,催他快点,不要误我的事情,老唐只好一步三回头的出来。

这事之后,我还真的怕老唐了,但还没到讨厌他的地步。

过几年,我调回县水果局,县扶贫办的下属单位,住在县委大院里,虽然在学校里学的是果树栽培,但我还是很爱种花,我住的是一楼,阳台上摆满花,楼前空地上我那块床铺大的菜地也种有几株花。

老唐不知道什么原因已不在单位上班了,他在红楼开一间服装店,人们又开始叫他红楼老板。整个巴岗县城,除了县委县府里面有红楼,外面只有这栋楼是红的,因而红楼老板就特指老唐,然而老唐还是喜欢介绍自己是园艺师。

那两年正值巴岗县城扩建,花卉需求量逐年增长,老唐想一展身手,大捞一笔,他跟我说,城建局去外面要一盆花五块钱,那么贵,他要培育花卉,一盆卖给城建局四块就可以了。

我说可以啊,在学校你学过,可以搞。他说我们一起搞吧,我说我没空,整天下队,全县所有扶贫林果场我负责,我哪有时间来搞。

老唐说干就干,还真的在他家后面那块空地育了一万五千盆花,他是用菊花枝条来扦插培育的,我去看过两次,第二次去时发现一株都不活,我还真的纳闷呢,因为菊花可以分株繁殖,也可以扦插繁殖,为什么一万五千株苗一株都不活呢?

我不知道老唐是怎么育的苗,不敢妄加评论,但我以为,只要措施得当,一半的成活率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真不知道这个自称是园艺师的人是怎么搞的。

和黄强聊天时我们又聊到这儿,黄强说老眯做成什么呢,园艺上一点都不通,但他又爱吹自己是园艺师呢,在农业局他的口碑非常不好,没有人看得起他的,是园艺师的话,至少你培育得花出来,赚不赚钱是另外一回事啊。

老唐育苗失败的第二年,他又跟我说他搞塔菊最拿手,可惜没有时间。我说没有时间就搞几盆自己欣赏也行啊。他也不管我有没有兴趣,在那里眯着一只眼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,用什么植物作砧木,然后哪一层应该用哪一种颜色的菊花做接穗,嫁接的时候用劈接好还是腹接好,或是小芽切接好,什么天气,多少点到多少点接,接的时候应该这样,应该那样,总之,如果你是走路听他吹的话,走完五公里路他都还吹不完。

好在,我也想搞几盆塔菊自己欣赏!

我说:“青蒿哪里有呢?我怎么从来不见?”

其实不是我从来不见,是我根本就不认识。

我说那我们去要喂,每人搞几盆,自己欣赏。

老唐高兴地跟我一起去,我要了五铢,老唐要了六株。

因为各忙各的,培育塔菊整个过程我们谁都没去看过谁。

秋天到了,我的五盆塔菊如一座座宝塔立在阳台前,虽然只有两种颜色,但每盆都是四、五层,红黄相间,还是很好看的,大院里的人们啧啧称赞,可是,老唐那六盆虽然青蒿长得高大,但一朵菊花都没有,预留的青蒿枝条被他多次嫁接已经残败不堪。他跟我说由于太忙,不得好好管理,如果能够如此如此做的话一定成功,我说是的是的。

到这个时候,我已经不是怀疑老唐的水平,而是确定他没有水平了。

人的一生,许多事情难以意料,我竟然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犯错被开除公职,从此只能边开三马边种一点花艰难维持生活。

在巴岗县,花卉商店不下十家,但都是从外面进货,主要以室内花卉为主,偶有室外的,也只有一两盆,而花卉种植的,只有我这个小花园。

以我当时的观察,我以为搞一个花圃应该可以维持生计的,可现实并非我想像的那样。

巴岗县买花的人并不多,偶尔买的,他们喜欢网购或是喜欢买那些在街上卖的,他们觉得那些便宜,就算死了再买也值,不愿在我这里买,这使我不得不想如何发展才好,我把三角梅和月季定为两个主攻方向,因为这两个花种常年开花,剪了又开,就算没人买也不至于死掉浪费,自己又可以欣赏,三角梅不考虑大众化种植,要考虑用药物处理,矮化盆栽,这样可以提高它的观赏价值,也可以提高其经济价值。

经过一段时间培育,我的三角梅有了一定的效果。

一天,我正在除草,老唐在公路上喊我,我望上去,见他扶着自行车站在路边,那只小眼睛是黑色的,可能是凹陷,光线照不到的原因导致吧,我问他去哪里,他说太闷了,出来玩玩。

我哦地应一声,然后又埋头除草。说实在话,我做工时不想有闲人来打扰,特别是不喜欢的人,我更不欢迎。

我没有看,但我听到门口外公路上响起单车支架的咔啦声,我知道老唐准备进园了。

一会,老唐到我身边,看着那些上了盆的三角梅。

“呀,冤枉你是园艺专业咯,什么东西都交回去给老师完了。”老唐又说了那句话。

我这些上盆的三角梅都是大红品种,徒长现象很严重,可塑性很差,一般能控制其高度,使其枝条密集,花朵紧凑就不错,这样,在盛花期给人一眼望去,如一堆堆燃烧的火焰,恰是好看。我以为能够做到这点,不只在巴岗县,就在整个市来说,唯独我一人。

“园艺师在这里,你都不请教。来,我搞个示范给你看,拿枝剪来。”老唐说。

我的三角梅正在开花,而且开得那样好,让你来修剪做示范,我发癫啊,我想,但我还是很耐心地说:“正在开花呢,一剪,花就没了,我过来所有的努力不都是白费?”

“诶,这么难看的树冠,所谓盆景,要有层次,要起起落落,你看这些枝条,那么直,要蜿蜒曲折才行。这枝,还有这枝,要毫不犹豫地锯掉,太直的,要拉线--------”老唐又给我上课了,先是这株,然后延伸讲下去,越扯越远,但我没听他说,我做我的,懒得理他,我甚至开始讨厌他。

传授知识可以,但如果不能就事论事,不从实际出发,背书似地吹,我是不喜欢的。

老唐见我没去拿枝剪,也没听他说,停了下来,又看看,嘴里自言自语什么,我没听到,最后那句我倒是听见了,他说:“看来你是不相信我,想传授一点经验给你你都不要,算了。”

“我现在没空啊,有空我再喊你过来帮忙吧。”我说,其实我心里想说,你水平不如我,你能传授什么给我?

老唐见我总除草,没和他聊天,可能也觉得没趣,转到门口时说:“老同学,我回去啦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有时间过来玩,今天我太忙啦,没时间和你聊天。”

由于没钱,年初我只能买几毛钱一株的月季牙签苗来种,这对真正想种好玫瑰的人来说是不足取的,几个月后开花了,但由于苗小,长势弱,每株基本上就发一个枝条,而且很细,花朵很小,按要求,我也基本上把花剪掉了,到秋末,地里开了好多的花,有卡罗拉、艳粉、蜜桃雪山三个品种,我是想种植这三个品种摘取切花的,因而我不需要植株分枝,我自我感觉这些花还是不错的,我正一边欣赏花一边淋水,突然老唐在公路上大声喊叫:“嗨呀呀,老师教的你又全忘掉啦,不到下午三点半以后谁给你淋水?”

我先是一怔,然后心里狠狠地骂:“你不是人读死书,而是死人读书!”

一会,我听到两个人在园子里说话,就扭头看,原来是我那个高中同学罗小新和老唐一起进来。

罗小新经常来我这聊天,但每次来遇到我休息,他总用脚踢我的脚,吓了我好多次,我是晚上开三马到凌晨才休息,第二天中午必须午休一下,被他踢醒,我自然非常生气,加上平时他说话阴阳怪气,所以这段时间我很少搭理他。

我淋我的水,心里想,癫仔遇到癫仔啦,由你们癫。

他们两人到我身后,我还是没和他们打招呼。

“园艺专业的人这样做事咯,老师应该感到悲哀了。”老唐说。

“十几年不看书啦,还有什么专业知识。”我答道,我想,我也不能太过分,一点不理人家也不行,毕竟都是老同学,但我没有回头,也没有抬头。

“你看,你这些玫瑰花,一支一支上来,都不分枝,人家一株上来分五、六枝,要学人家啊。老师不是说要注意打顶,促使分枝吗?都忘记了?”老唐说。

我告诉老唐,我这些玫瑰不要分枝,单支越大越好,老唐好像并没听我解释,继续往下讲:“你看,这些这么高,为什么不用矮壮素来控制?”

我又解释,一般玫瑰种植不用矮壮素,使用矮壮素容易导致花蕾无法展现,特别是切花玫瑰,没听说过要用矮壮素。

老唐又继续说,这些应该拉枝,那些应该打顶,我的天,这是哪门跟哪门?我无语。

“呀,老哥,第一次见面,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有道理,他那个方法真的不行。”罗小新说。

我还能说什么呢?我还用说什么呢?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癫仔对癫仔,非常般配。

“哦,原来真正的园艺师在这里,难怪我觉得说的那么有道理。”

老唐可能觉得终于有人听他吹了,便针对我的园子大谈特谈,我实在忍不住,便说:“老唐,我看这样,我划出两分地,无偿给你种花,你种什么品种我也种什么,看看结果如何?”

“我只是想教你,希望你做得好,不要做成这个样子,不像个学园艺的人。”

“我是不学你的了,你的知识留给你自己用吧。”我说。

他们两人再说什么我都不应了,一是我的确不想回答,没有意思;二是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。

我几乎淋到尾了,远远地,听到老唐在园门那边大声地喊:“老同学,我们回去咯!”

我抬头看一眼,哦地一声应道,这一声,我想,只有我自己听到,他们是听不到的。

时间过得飞快,我们还没来得及做好很多事情,春节就翻过去了。

我的玫瑰花渐次开放,几个客人来要去了两盆,我正独自愉快地赏花,电话铃响,我一看,是罗小新的,我接过,他说他妹妹的果园今年一点花都没开,明天能不能和他回去看一下。我说可以啊。

罗小新的妹妹在老家种了三亩的柑果,罗小新问过我几次技术问题,但没喊我去看过。

第二天我们到果园看时,我的心都凉了,去哪里要果,手指大的枝条应该在年前被剪掉了,柑果的枝条本来就很小,剪掉手指大的枝条意味着剪掉很多小枝条了,而那些小枝条就是今年的结果母枝,完了完了。

“你问我?我喊你来就是要问你啊。”

我摇摇头:“完了完了。”

“这是谁帮你剪的枝条?”

罗小新迟疑了一下,说:“你那个老同学啊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叫他来看?”

“我找他两次了,他都说门面没人看,来不了。”

“那你要问他为什么往年不剪有花,今年剪了没有花啊。”

“我也问了,他说肯定有花,如果没有花一定是我们管理不好。”

“你相信他咧,因为他说的有道理,我说的没有道理。”

“但他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啊。”

“那现在有道理了没有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啊。”

我呵呵地笑,摇摇头:“在你们外行看,他的确讲得头头是道,但我们内行人只听一句就知道他错了。”

“来,我告诉你。”

我把罗小新拉到一株树前,扳着枝条告诉他:“你看,这几条小枝条能抽出新枝条来开花,叫做结果母枝,是年前没剪掉的,开花的新枝条叫结果枝,而剪掉了的枝条抽新枝不能开花,是因为去年把结果母枝剪掉了,现在抽出来的枝条叫营养枝,是不能开花结果的,明白不?”

“那完了完了。”

“怎么不大,去年一万多块,今年还去哪里要?”罗小新的妹妹一直都忧心忡忡。

“那怎么做呢,你要告诉我妹妹一下。”

“第一,还能开花比较多的树,这几个月内你把这些营养枝全部抹掉,出来多少抹掉多少,六、七月份以后才留,其他的树,如果枝条很壮长得很猛,二十多公分就把他的顶掐掉,二十多公分大约这么长。”我要一个枝条作比例。

“我能不能找你的同学要赔偿呢?”罗小新问。

两边都是同学,我哪里敢出什么主意,由他们。

回来后过两天,罗小新来找我,问我能不能出一张证明,说果场的损失是由于修剪错误造成的。

我说我出证明是没有用的,我也不想出,你们自己商量解决不好吗?

“那我也没办法咯”

我真的不想,也不可能卷进他们的纠纷中,这事本来就与我无关,是他们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与我何干?

过几天蓝律师真的来找我,问题闹得越来越大,我真的想找个地方藏起来。

因为都是熟人,我跟兰律师说明白,问题真的出在剪枝上,但我不会出证明,其实我出的证明也不具有法律效力。

蓝律师说他知道,他已经找水果局了,但也希望我这里出一张,我坚决地说我不可能出。

不能学以致用、喜欢自吹自擂的园艺师“”老唐最终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尝到了苦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