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漫写短文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青铜鬼棺(六)_鬼故事_漫写短文网

时间: 阅读:0
作者:故事

我失血过多,倒在地上昏了过去,此刻我的精神力很虚弱,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世界,昏迷中,我又进入了那个幻境。

我走在远古的荒芜大陆上,天地刚刚开辟不久,随着黄河流域的龙脉觉醒,这里的生存资源不断的增多,一些天材地宝被发掘出来,人类中一些有着丰富资源的部落迅速崛起,其中最先崛起的几个部是落黄帝的“有熊部落”,炎帝的“神农部落”,蚩尤的“九黎部落”。

起初九黎部落是最强大的,他们的族人都有着尖锐的牛角和恐怖的三头六臂,并且全都是铜头铁额,是纯粹的力修,他们不同于其他人类部落,九黎氏族提升能力根本不需要修行,靠的都是血脉的传承。

上古时期的世界,灵气还没有如今这么旺盛,单纯的修炼秘法还不足以提升修为,修道者需要斩杀大妖吸取妖丹才能获取灵力。

可那些大妖都有着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寿命,有的大妖甚至在女娲造人前就已经出现并崛起,现早已独霸一方,修行者去挑战根本就是去送死,可纵使万般险阻,我们人类的祖先依然前赴后继的选择修行之路。

相对于黄帝、炎帝的部落,蚩尤一族的修行就要轻松许多,他们的实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攀升,这也是其他部落最嫉妒也是最忌惮的。

九黎部落虽然强大,但子民却很少,因此一直无法实现对黄河流域统一,但是九黎部落的族长蚩尤很有野心,他为了使部落人丁兴旺,开始与其他部落通婚,有些实力比较弱的部落,他便直接绞杀,将女人全部掠夺,剩下的男人直接吃掉。

,九黎部落渐渐壮大,但弊端也开始显露,他们的力量本是来自血脉的传承,可是随着不断与其他部族通婚,这传承也弱了下去,到后来,统治着数十万子民、坐拥百万顷良田的九黎部落,最终只剩下八十一个血统纯正的族人。

面对黄炎大军的围攻,九黎部落寡不敌众,涿鹿之战大败,开始节节败退,最终蚩尤被黄帝斩杀,帝斩其首葬之,首级化为了一片血枫林,黄帝与蚩尤英雄相惜,战后尊蚩尤为“兵主”,即战争之神。

九黎部落撤离了黄河流域,来到了湘西,从此在这里安定下来,繁衍生息。

我从回忆中出来,踏着这苍茫的大地,踱步走向远处的炊烟。

又不知走了多久,我来到了一处村庄,这里还是停留在原始社会的状态,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这种刀耕火种的日子,每日一盏淡茶便可品出百态人生,没想到,真的找到这世外桃源时,已经是五百年之后了。

“小友不是本地人吧?”我回过头看去,是一位老者,他看上去年纪六十上下,一头浅褐色的头发保养得很好,只是胡子已经花白“你来这里是要寻找什么吧?”

我微微低下头,向他做了一个揖“老伯,这里是梦境还是现实?”“哈哈哈,我观小友的气质,应该也是修道之人,既然来了,何不先陪我下盘棋。”“愿陪前辈对弈。”

我随他走向一座小院,这是一座装修很考究的院子,院外粉墙环护,院内绿柳周垂,三间垂花门楼,四面抄手游廊,我心里不禁赞叹,这古老的村子里竟有这样的世外桃源。

走到院子尽头,是一间草屋,跨进屋子,屋里的摆设很简单,明媚的阳光从竹窗洒下来,照向一张古朴的棋桌,那的棋桌上也洒满了阳光,棋桌上摆着一片微黄的素绢,旁边挨着一张青铜棋盘,仔细一看,奇怪?怎么没有棋子。

“这棋盘是我的故友鬼谷先生赠予我的,当年我们同游于华山之巅,在一棵桃树下下了一盘棋,那盘棋我们平手,但因我持的是黑子,便是输了,我将那两罐红玛瑙和黄龙玉棋子当做彩头送予了他,他便将这棋盘留给了我,如今已是物是人非,我至今一直保留着这棋盘”

老者沉默了片刻,轻轻掸了掸棋盘上的浮灰,又看向我说“今天遇到小友,也算是有缘,我们便在这下一盘盲棋吧。”我和他相对而坐,向他拱了拱手,“还请老前辈指教。”

“起东南九放一子。”我说。 “东五南十二放一十”老人回答。 “起西八南十放一子。” “西九南十放一子。” …… 两人这样你一句我一句,总共下了一百三十六着棋。忽听那老伯说:“你输了,我胜了九路。”我大吃一惊。

“我从棋路里观出,小友是有什么心事吧。”他缓缓说道“你头上的阴阳眼里藏着蚩尤一族的传承,去湘西走走吧,你会得到答案的。”

“我的心事,前辈一语道破,还请前辈细说。”“因即果,果即因,能否找到答案,就看小友的造化了。”语罢,他一挥长袖,化作一只灵鹤,穿透屋顶飞向天空,我眼前的世界渐渐变得透明,最终只留下一片无际的虚空。

“少泽,醒醒,快醒醒……”一阵剧烈的摇晃,我缓缓的正开眼,发现我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,床四周围满了老师和同学,他们见我醒了很是激动。

一位室友挤了过来“少泽,我们在活动中心发现了你,那天食堂煤气爆炸,就你活了下来,你昏迷了三个月,可吓死我们了。”我揉了揉额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,侧身看向窗外,此时已是黄昏。

望着暮色,静静的感受着安宁,我忧郁的心在夕阳下渐渐放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