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漫写短文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青铜鬼棺(二)_鬼故事_漫写短文网

时间: 阅读:0
作者:故事

我从回忆中惊醒,慌忙起身,此时巡逻的保安已经走了过来“同学,你没事吧,是不是生病了,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

“不必了,我没事,昨晚出去蹦迪多喝了点酒。”我也不等保安细问,紧忙挤出人群,顺着前世的记忆向寝室方向走去。

一推开门,几个室友都忙着打王者,随口招呼了一声,就继续“战斗”,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扑向我的床铺,顺手抓向床头的几个烟盒子,心想这小子还挺会生活呀,只不过现在他的记忆被我覆盖了,那我就替他享受一下吧。

点燃了一支芙蓉王,深吸一口,倚着墙瘫了下去,不禁感叹,这可比嘉庆时的旱烟斗子好多了,这过了么些年,世界变化可真大啊。

在前世我就是个闲不下的人,伏波将军没给我作战任务的时候,我就在地狱里到处闯荡,其实说白了就是去挑事打架,反正地狱里都不是什么好鸟,随便收拾几个也就当为民除害了,所以我当年在地狱里一番折腾之后,鬼王修为以下的妖物见了我都是闻风丧胆。

在寝室睡了几天,我感觉修为都快减退了,前世师傅总是教导我们要勤修苦练,时不时就带着我和几个师兄们出去历练,当时的我好吃懒做,总想着把累活塞给师兄们,每次被师傅发现时,都会罚我扎马步、顶大缸,我口里不说,心里却满是怨言,后来全都化作捉弄师兄的动力了,现在回忆起来,那段日子才是最幸福的。

这天我被迫上了一整天的课,装模作样的画了一天苹果梨后,迷迷糊糊的爬出画室,向食堂的方向走去,忽然我眼前一亮,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的少年迎面走来,手里抱着画板,急匆匆的赶路,走近时我发现他颈窝上有一块刀疤型的胎记,只有前世在战场混过的人,才会有那样的疤痕。

我去~!怎么是他?我满脑袋黑线,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,他前世是我同门的师兄,我们奉命师命从崂山下来,在人间历练,四处斩妖除魔,作为战友的我们却相互猜忌,因为当年在山上,我们同时爱上镜云师姐,并且为了争夺师姐,我们在祠堂里大打出手,由于闹得太大,惊动了掌门,我们师傅为了保护我们,不想让我们受到惩罚,于是让我们下山历练。

那时正是天宝年间,天下大乱,,安禄山为了夺取帝位,让手下的镇妖师从地狱第八层召唤出了无数鬼物,其中最强的就是那只魍魉。

每场大型战乱都会崛起一些厉害的魍魉,他们靠吸取人类的欲望提升自己,而求生欲是最强的欲望。

原本那安胖子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,但他被那只魍魉附身了,一路杀伐,最终杀进洛阳,我和师兄奋力抵抗,保护皇上撤离,可那个镇妖师发现了我们体内的巨大灵力,想将灵力据为己有,就布下天罗地网,师兄为了拖延时间,保护我逃走,一个人去挑战镇妖师,临走前只留下一句话“替我照顾镜云。”

安史之乱最终平定了,镇妖师被御林军活捉,那只魍魉也被我一张大极镇魂符打入了血池地狱,师兄却永远回不来了,我本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师兄了,可在我百年后来到了地狱,被封为镇狱军裨将,突然发现,我的上司,伏波将军的副将就是师兄!

这又是怎样的孽缘啊,来到了人间怎么还能碰见他?不管了,毕竟他曾经是我师兄,而且还把镜云师姐留给了我,我还是打个招呼把,要不太不礼貌了。

他和我擦肩而过,继续向前走,像没听到一样。这么高冷?我有点蒙,我这师兄难道还在“记仇”?就在我还在纳闷的时候,顾宇琛已经走远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……

到了晚上我还在想着今天和顾宇琛偶遇的事,好比容易遇到个熟人,人家还不认我,我越想越气,怎么?来到人间就不认你这个师弟了?你以为你排行比我高就了不起啊?在崂山的时候你就仗着是我师兄事事都与我争!算了,这个师兄没有也罢。

“叮”,在我还在怄气的时候,手机屏幕亮了起来,“我是狂躁吉他社的杨宇学长,学弟有兴趣加入吗?”我正在狂躁中无法自拔,你还想让我更狂躁吗?

我刚要摔出去,手机又亮了,“小泽,我是你师兄,我来这里是来找qtgg的,今天的事你别生气,我是为了隐藏身份,手机里说不方便,等一下次见了面再和你说。”

qtgg,难道是?青铜鬼棺!真的是师兄发来的,伯奇那老妖精还没死?想到这儿我后脖颈一阵发麻,这场天地间的浩劫怕是躲不过了。

过了一会儿,一只花狸猫突然跳到窗上,用爪子轻轻抓着窗框,我战战兢兢的走过去,走近一看,惊奇的发现,猫嘴里叼着一片信笺,它是来送信的。

没错,就是顾师兄的御灵术,是他操控的这只猫,我正开猫嘴拿出信笺,将信纸打开一看,上面是工整的颜体楷书:“小泽,我是顾宇琛,我奉天道之命来到人间,化名成了杨宇,寻找丢失的鬼棺,明天酉时我们三食堂二楼见面,具体我们见面时说,还有,别暴露身份,小心刺客。”

我强忍住激动的泪水,将信烧掉,师兄你放心,有我们在,他就算再来几个鬼王,在人间也掀不起大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