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漫写短文网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漫写短文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青铜鬼棺(一)_鬼故事_漫写短文网

时间: 阅读:0
作者:故事

梦,好长的一个梦,我在仿佛这场幻境中挣扎了几千年,梦将醒时,,永远的风存在脑海深处的某个地方,让我无法探寻,留给我的记忆中,只有一片殷红的混沌。

耳边的嘈杂声吵醒了我,我的意识逐渐清晰,我感到身子下一阵冰凉,这感觉好熟悉,真的好熟悉,忽然,一段前世的回忆在脑海里唤醒,这里难道是?地下第八层的……

冰山地狱!恐惧袭来,我猛的睁开眼坐起,左手条件反射的抓向腰间的桃木剑,此时,围在我周边看热闹的人群一阵惊呼,慌忙向后退去,我看着他们突然放大的瞳孔中,流露着恐惧,便索性不去搭理他们。

我观察着四周,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校园,周围绿树成荫,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香气,又抬头望去,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挂着用LED灯点亮的六个吸塑字——“湖南美术学院”。

这里是……人间!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前世的记忆已经成了碎片,只记得我的名字叫司少泽,是美院大一的学生,在学习油画,资质平平,不受导师赏识,其余的,唉…算了!越想越头痛。

我伸出手,想支起身体爬起来,可右臂一阵麻木,我身子一软,又倒在了地上,四周围观的人群一阵嬉笑声“这小子喝多了吧。”“哈哈哈,别去扶他,看他能不能起来。”“走吧,别看了,可能是碰瓷的,别被赖上惹一身骚。”

当我再次倒在地上时,我透过人群的缝隙,看到的不远处的一张牌子,上面写着——楚枫桥,啊!怎么是这里?想起来了,我的前世是地狱八层镇狱军的一名裨将,因为酒后贻误军机,丢失了抢夺青铜鬼棺的良机,被伏波将军贬为校尉。

那青铜鬼棺是战国时期的阴阳师鬼谷子所炼制,,当年鬼王出世,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,各诸侯国间受鬼王的操控,相互残杀,死了千百万无辜的黎民,最终在茅山和崂山道士的帮助下,鬼谷子用自己的心脏里的精血祭天,。

可过了几千年,天道不稳,鬼王伯奇的实力不断提升, 一股精神力召唤出了地狱的鬼物,帮助自己举行复活仪式,幸好阴谋被镇狱军发现,对鬼物展开了绞杀,最终鬼物们带着青铜鬼棺退守到了老虎岭。

由于我善于指挥奇袭,手中还有家族传下的八卦镇尸镜,伏波将军让我在老虎岭战役中担任前锋,可没想到,这正中了地狱里逃出的那些鬼物圈套,他们最忌惮的法器在我手中,自然要想方设法的害我,没想到,伏波将军真的上了他们的当。

一行五百名军士连夜行军来到了老虎岭下的楚枫桥,此桥乃是通往老虎岭的必经之路,只有夺下这里,才能保证大军顺利通行,此时已经是子时,地狱中阴气最重的时候,鬼物们隐藏在楚枫桥下,之前派出的两队斥候已经被他们吸干了脑髓。

“将军!不能再进了,前方大雾弥山,必有埋伏,”手下的军校说 “不如我们先布下阵法,就地扎营,等待大军到时一同进攻。”

“我现在是先锋校尉,哪里轮到你指挥?”我冷冷的看着他,目光交汇,那军校慌忙底下头去 “属下该死,不敢违抗将军。”

此时一阵阴风袭来,温度的骤然降了下来,心头微微一震,哼,雕虫小技,我将配剑重重插到地上,转过身向镇狱军说 “所有人马分成两队,前队冲锋,后队督战,若前队有退过此剑者,后队斩前队。”我用手中的青龙戟指向老虎岭说 “妖物就在此岭,伯奇逃离地狱,祸乱人间,我现在已经是前队的士兵了,大家随我冲!”

一时间杀声震天,几百名镇狱军争先恐后的冲向楚枫桥。可就当桥渡了一半,忽然无数的鬼影从桥下飘起,楚枫桥一阵狂颤,带头的是一只魍魉,他一袭白衣,手持绫绢扇,“将军,好久不见啊。”

我大惊“是你?”“没错,正是本座,你在血池地狱困了我三百年,没想到我们还能在这里见面,可真是天要亡你呀,哈哈哈……”

遭了,中计了,我手下的镇狱军都没有佩戴镇邪祟符,这魍魉最喜欢蚕食人的欲望,如果没有符的保护,他们会全部被控制,到时候就是全军覆没。

我不敢多耽搁,直接拿出八卦镇尸镜,随着口中一连串的咒语,八卦镜飞向天空,照向那数不尽的鬼物,可是为时已晚,前锋军已有半数以上的军士被魍魉控制,开始和自己的战友相互残杀。

这场仗打得天昏地暗,最终我还是凭借着八卦镇尸镜,打伤了那只魍魉,鬼物见情况不妙,慌忙褪去。

我扶在桥头喘着粗气,喝住了几个想去追敌已经杀得眼红的士兵,此时,身后响起了士兵们的欢呼声“胜利胜利!胜利胜利!胜利胜利……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此仗是老虎岭战役的首胜,现在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中军大营,我也算是没辜负伏波将军。

“将军,我们终于赢了。”我肩膀上忽然多了一只手,我侧过身看去,是那个之前反对我的军校,我说 “你们辛苦了,这次赢得艰难,我们回去要好好安抚阵亡将士的亲人。”

“我的二哥刚战死了,我现在就是阵亡将士的亲属。”突然他眼中闪过一丝鬼气 “我要让你偿命!”当我意识到他的心智已经被魍魉控制住时,为时已晚。

一把钢刀迎着我的面门劈下,我一个闪身,可因为离得太近,没有心理准备,我的右臂被生生劈断,几个手下看到,用盾牌奋力抵挡,将那军校击退。

我捂着右臂还在喷血伤口,“噗通”一声倒下,昏了过去……